今日看点 今日看点  今日看点
  • 首页
  • 看美国
  • 留学生
  • 大美旅
  • 唐人街
  • 城市

S.H.E下月解约,股价大跌的华研何去何从?

S.H.E17周年的演出刚于不久前结束,感动余温未消,周年纪念演出竟成告别专场。

华研国际音乐昨晚(25日)发布声明,证实旗下女团S.H.E三位成员将脱离华研,各自成立个人公司发展。

根据台媒的说法,三位成员与华研的合约将在今年10月到期,如果这个说法属实,那么华研官方微博中的“合作尚未届期”也就是不到一个月的事情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根据台媒报道,解约之后S.H.E的团名版权仍旧归属于华研。换句话说,离开华研之后,以S.H.E为名的组合活动,仍旧需要通过华研。

尽管华研表示未来合作内容仍在讨论,但S.H.E刚一确定出走,26日华研股价一开盘便跌停,单日市值蒸发逾台币5亿元(约合人民币1.1亿元)。

对于华研而言,林宥嘉和田馥甄无疑构成了版权内容价值的核心。尽管解约之后,华研仍旧持有S.H.E组合的音乐版权,但头部艺人流失的影响不可忽视,此外失去单独发展势头良好的田馥甄,华研也就失去了一个优质版权增长点。

事实上,S.H.E解散传言一直不断,粉丝也早已习惯三人单飞不解散的活动方式。如今,三人即将与华研解约,不管结果如何,这条消息首次正式宣告了以组合形式运营的S.H.E将单飞各自成立工作室,华研正式进入“后S.H.E时代”。

而解约之后,三人将去向何处、S.H.E是否还有合体的可能也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失去S.H.E的华研股价暴跌,未来该何去何从?

根据华研的公告显示,公司去年营收约15.53亿台币,其中艺人经纪收入约占72.12%、音乐版权授权占24.53%、实体产品占3.35%。音乐财经网报道称,仅S.H.E组合的3位艺人,去年就为华研创造了超过4亿的收入。

S.H.E集体出走的消息一出,华研当日就发布公告强调未来与S.H.E的合作内容仍在商讨之中,并表示未公布单一艺人之营收损益。但很显然这个公告依然阻止不了股价的下跌。

此前7月Ella解约的消息便重挫了华研股价,当时以每股120元台币勉强守住平盘。但昨日消息一出,华研股价暴跌1.7%,股价持续下探,盘中最低报价曾一度跌至每股98.1台币,最终以98.8台币收盘。今日一开盘便跌停,单日市值蒸发约合人民币1.1亿元。

(截图来自台湾证券交易所)

19年前,吕燕清把上华唱片卖给了环球音乐,而后另起炉灶成立华研国际音乐。2012年10月26日,华研国际音乐以每股新台币60元在台湾柜买中心登录兴柜交易,号称台湾文创第一股。

数据显示,“三巨头”(环球、华纳和索尼)拥有70%的全球市场份额,但在中国市场份额仅为30-40%,剩下的份额便是属于华研这样拥有一线艺人的公司。

素有“天团宫”之称的华研音乐,现旗下签约艺人包括动力火车、S.H.E、田馥甄、飞轮海、飞儿乐团、林宥嘉、炎亚纶、信乐团等。2015年,田馥甄的《小幸运》是第一支也是当年唯一一支油管破亿视频,在KKBOX上连续249天蝉联冠军。

一方面,华研版权价值过于集中在S.H.E、林宥嘉和田馥甄等人身上也是不争的事实。SeekingAlpha上关于华研的投资分析文章估计,田馥甄在华研的版权价值中占据的份额在15%~20%之间。

尽管业内人士分析,股价下跌可能也与公司艺人巡演减少、发唱片量减少等因素有关,但仔细看一下如今华研的处境(飞轮海、飞儿乐团均解散,除林宥嘉外其它艺人声量较小),就知道S.H.E和田馥甄对华研的重要性。

(截图来自投资研究网站Seeking Alpha)

另一方面,尽管就飞轮海与S.H.E的发展规划来看,华研在组合的运作上有较为成熟的模式——组合形式发展的同时安排规划团员各自的演艺道路、定位每个人的发展规划。

“单飞不解散”,尽量减少成员合作的机会,积攒潜在的价值并调研规划合体的演唱会类似的大型活动。

当合体的机会越来越少的时候,潜在的合体价值就会升高。开展演唱会或大型演出的时候就愈加珍贵和值得纪念,无论演出费和票价都会直线飙升,对于蛰伏已久的歌迷和媒体无论多高的票价,也许都值得一试。

但就如今的音乐市场而言,参考腾讯与爱奇艺耗巨资选拔出来的女团男团,以组合发迹的华研要想捧出另一个S.H.E或是田馥甄,难度可想而知。

在失去S.H.E之后,华研难道要重走上华唱片的老路?单靠林宥嘉,“后S.H.E”时代的华研该何去何从?此外,此次三人解约会否影响到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合作?

S.H.E恐再难合体,未来三人将以何种形式与华研合作?

2001年,三个女孩以S.H.E为名,横空出世,到2018年9月11日,整整17年过去了,又一场免费万人演唱会点亮了台北的夜空。

然而,粉丝们尚未从怀旧的情绪中走出来,解约的暴击就随之而来了。而解约之后三人以组合形式出现的几率又如何?数娱梦工厂对此并不乐观。

华研的官方声明中提到,“三个人将各自成立个人公司”。从台媒的报道来看,Ella与老公合作成立个人工作室的可能性较高,但目前Selina和Hebe的公司形态还没定论,不排除两人将在华研的支持下设立新公司的可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无论Selina和Hebe两人的个人公司以什么样的形式开展又将如何与华研保持合作关系,考虑到三个人与华研之间是四家公司的合作成本,三人未来合体的几率只会比现在更少。

而如果是在华研的支持下设立个人公司,华研又将如何与Selina和Hebe展开合作?

一种可能是,三人的经纪约拿在自己手上,唱片约签给华研;另一种可能则是,像五月天把宣发交给索尼,华研与三人的合作仅仅只是宣发层面。

无论何种可能,面对像田馥甄这样较为强势有代表作的歌手,华研显然没有绝对的话语权。

好在华研的业务除音乐娱乐外,还有涉及到了体育、文创等板块,近期更是签下了台湾乒乓球名将江宏杰与老婆(日本乒乓球天后)福原爱,以增强体育版块的实力。

但头部艺人的流失,对任何一家公司包括华研而言,都是重创,音乐业务势必会被削弱,毕竟S.H.E十七年间积累的人气与价值有目共睹。


文章来源:界面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     

图片来源:网络    

声明:版权问题,投稿,商务合作请联系:hr@todayfocus.cn

分享到:

热门评论
hits cou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