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看点 今日看点  今日看点
  • 首页
  • 看美国
  • 留学生
  • 大美旅
  • 唐人街
  • 城市

人类究竟对地球做过什么?

2018年7月25日

火星上发现液态水湖的消息传遍了地球

乐观的地球人认为

我们距离火星生命更近了

(火星液态水湖艺术想象图,位于火星南极冰盖下方1.5千米处,制图@Davide Coero Borga/欧洲航天局/意大利国立天体物理研究所)


的确

有相当多的证据显示

数十亿年前的火星

拥有大气层、拥有磁场

甚至还可能拥有海洋

如果不出意外

它应是一颗生机勃勃的星球

但是火星的运行却最终转向

寒冷、干燥、荒芜降临大地

以至于今天一小片液态水湖的发现

都能让地球人欢呼不已


实事求是地说

即便液态水湖中真的有火星生命存在

那也只是死神羽翼下的苟延残喘

这不像是接近火星生命的真相

更像是看到了地球的未来

因为人类在数百万年间

同样重塑了地球的运行方向

(从月球轨道拍摄的地球,正从月球表面冉冉升起,这种景象又被称为地出earthrise,由美国月球勘测轨道飞行器于2015年10月12日拍摄,图片源自@NASA)



自然


地球曾经完全由大自然的力量支配

无休无止的降雪

积累出巨大的冰川

(美国阿拉斯加州德纳里山的冰川,摄影师@James Balog)


四面八方的水流汇集成江河

如同多足动物一般紧趴地表

(伊朗穆萨湾沙代甘潟湖的树状水系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江河从茂密的热带雨林中蜿蜒而过

里面蕴藏着世界上最为多样的生物种群

(秘鲁的热带雨林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森林肆意生长

占据了2/3的陆地

直到北部极寒之地

(挪威Drammen city的森林,摄影师@B.Aa.Sætrenes)


更广泛的地表则由海洋占据

它将世界联结在一起

大型海洋动物遨游其中完成环球旅行

比人类要早数百万年

(鲸鱼,摄影师@Johannes Hulsch/EyeEm)


在月球引力的影响下

海洋出现强烈的潮汐

年复一年地冲刷着海岸

(澳大利亚菲利普岛的海岸,摄影师@Connor Vaughan/EyeEm)


海岸边发育出茂密的红树林

有如碎裂的艺术玻璃

(孟加拉孙德尔本斯国家公园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海面上火山不断喷发

又一片陆地将迎来新生

(正在喷发的火山岛,日本西之岛町,喷发后该岛面积从0.06平方千米扩大到了2.3平方千米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然而自然力量的控制权只是暂时的

在新的纪元到来时

人类将接管一切



人类


6500万年前

一颗小行星从天而降

称霸地球1.6亿年之久的恐龙被推下王座

原本在地下东躲西藏的哺乳类动物

终于可以走出地下

(麦塞尔达尔文猴化石,身长不含尾巴约24厘米,被认为是人类4700万年前的祖先,图片源自@Jens L. Franzen)


250万年前

哺乳类动物中的一支完成了关键的演化

他们的大脑不断增大

双手越来越灵活

有些甚至开始直立行走

这便是我们今天定义的

人类

(图尔卡纳男孩复原,是生活在150-160万年前的早期人类,制图@Cicero Moraes)


人类很厉害吗?

不,他们弱爆了

过慢的奔跑速度

令他们眼睁睁看着鹿群经过而无力追捕

有限的肌肉力量

令他们不得不时刻提防成为猛兽的猎物

他们只能在虎豹豺狼吃饱后

捡拾被遗弃的骨架

可惜骨架上连肉渣都被吃干抹净


怎么办?等着饿死吗?

如果人类在这个时候灭亡了

地球将不会因此发生任何改变

Who cares?

但是

更大的大脑、灵活的双手

让人类注意到身旁的石块

(古人类使用的石器,图片源自@伊朗国家博物馆)


他搬起石块砸向骨头

敲骨吸髓以求果腹

人类的石器时代一砸启幕

(敲骨吸髓的对象也包括人类的同类,下图为出土于西班牙Gran Dolina的人类头骨化石,已被石器砸碎以便取食脑髓,图片源自@José-Manuel Benito)


石器是人类的第一个利器

此后的工具更加势不可挡

80万年前

火开始进入人类的掌控

只要用燧石敲出火花

就能点燃整片草原、森林

火势停歇后

无法逃走的动物们便成了人类的烧烤盛宴

这是人类第一次拥有猎杀成片动物的能力

也是第一次把地表变成焦土

(南非西开普省省草原大火,摄影师@Richard du Toit)


不过当时世界上所有人类加在一起

还不如今天东非草原上的角马多

对地表生态系统的影响仍然不大

真正的改变需要一个更聪明的人种来完成

20万年前

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人类“智人”

在东非崛起了

(15万年前的智人艺术想象图,现存所有人类体内的线粒体DNA来源于她,因此得名“线粒体夏娃”,是现存人类的母系共同祖先)


此前人类的智力水平

无法完成复杂的沟通

也就无法发展出庞大的团队合作

而智人拥有更丰富的抽象思维

可以缜密地调动500人协同作战

力拔山兮的大象群、狂奔猛跑的野马群

在500人的围攻下

顿时都成了待宰羔羊

捕猎方式的革命到来了

单个体质弱小的智人

完成了强大的狮子、老虎、野狼

都无法办到的事

(奥卡万戈三角洲的象群,摄影师@Michael Poliza)


智人迈向了食物链的顶端

不仅仅针对动物

还针对同为人属的其他人种

例如尼安德特人、佛罗勒斯人

可能还包括生活在中国的直立人

他们要么被智人杀死

要么被智人吃掉

(生活在中国的直立人之一北京人复原图,生活年代比智人更早,仅作示意,制图@Cicero Moraes)


独霸天下的智人加速繁衍

制造出更多后代

对食物的需求大幅增加

促使他们离开亚非大陆向外迁徙

(早期人类迁徙路线图,制图@张靖/星球研究所,依据@《Going global: How humans conquered the world/NewScientist》)


与智人大迁徙相伴而生的是

动物的大灭绝

5万年前

智人进入澳大利亚

当地体形硕大、满身是肉的动物

毫无戒备地跑向智人的陷阱

仅仅过了两千年

体重50千克以上的24种动物中有23种惨遭灭绝


1.6万年前

智人进入美洲

猛犸象、乳齿象、剑齿虎、巨型地懒、巨熊

还有本土马、本土骆驼等等大型动物全部灭绝

(生活在北美的巨型短面熊,灭绝于1.16万年前,制图@Dantheman9758)


不仅是动物

地表植物也都“焕然一新”

人类在澳大利亚放火捕猎

大部分树种被消灭殆尽

只剩下耐火的桉树侥幸得存

成为今天澳大利亚最知名的树种

(澳大利亚的桉树林,摄影师@Brooke Whatna)


至此

世界上所有宜居的大陆已经遍布人类

自然生态已经重新洗牌

现在

是时候建立人类自己的秩序了



秩序


1.2万年前

居住在西亚的人类发现了一种草

只要照顾好它

每年特定的时候就可以收获果实

这种草就是小麦

此后其他草被定义为野草

拔除野草以便种植更多小麦

这便是人类秩序的开始


在人类的推动下

如今小麦占据地球表面225万平方千米

相当于10个湖南省

堪称繁衍最成功的植物之一

(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麦田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随后更多的植物被人类驯化

豌豆和小扁豆在10000年前

橄榄树在7000年前

葡萄则是在5500年前

原来的森林、草地被统统铲除

(玻利维亚的森林砍伐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各种果园、菜园、农场

出现在地表之上

(中国元阳县的水稻梯田,梯田的坡度从15°-75°不等,台阶多达3000级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与大自然的“杂乱无章”不同

人类喜欢整齐划一

一排排、一行行

间隔一致、物种一致

(荷兰的郁金香田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今天人类的耕地面积高达1800万平方千米

比俄罗斯的国土面积还要大

就连一些原来不宜耕种的地方

也被开垦成农田

(沙特阿拉伯沙漠中的农田,人们从深达1千米的地方抽取地下水,通过可360°旋转的喷头均匀喷洒到四周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湖泊中培育着藻类

(西澳大利亚赫特潟湖,是世界上最大的微藻生产厂,里面生长着盐生杜氏藻,所以呈现粉红色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海洋中养殖着海产

(西班牙加利西亚海岸的水产养殖,这些浮床是水产的育婴室,等到它们长到足够大之后,就可以采收了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人类操纵着植物的生命

植物也改变了人类的生活

为了看管植物

人类在附近定居下来

用木头、石头或泥巴盖起房子

建筑

诞生了

(意大利星形城堡,外面围绕着三个环形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在此之前

人类烧毁森林、灭绝动植物

很快就会有新的生物填补空白

假以时日

人类破坏的痕迹最终会了无踪影

但建筑对地表的改变却是难以消除的

(西班牙巴塞罗那扩展区,以规整的网格状街区闻名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1.1万年前

人类开始驯养山羊、绵羊

与驯化植物不同的是

对动物的管控更加严格

人类用兽栏、链条限制它们的行动自由

用阉割限制它们的侵略性

用人工配种限制它们的自由交配

其目标只有一个

就是让动物们长肥、长大

成为人类的盘中餐

(比利牛斯山的羊群,摄影师@Artur Debat)


随后更多动物被驯化

鸡在10000年前、猪在8000年前

牛在7000年前、马在5000年前

如今全球地表上生活着

大约10亿只绵羊、10亿只猪

15亿头牛、250亿只鸡


相比之下

长颈鹿只剩下8万只、灰狼20万只

黑猩猩25万只

家畜群取代野生动物群

成为地表上最抢眼的动物景观

这正是人类的功劳

(美国得克萨斯州养牛场,星星点点的就是饲养的牛群,牛的体重达到295千克时,就会被送到这里,严格按照特殊食谱喂养。在接下来的三到四个月的时间里,它们的体重会继续增长180千克,之后就可以被送去屠宰场了。图下方那块颜色鲜艳的湖泊,是排泄到其中的牛的粪便、藻类共同作用形成的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这些被驯化的动植物凝聚着太阳能

大量的能量又转换为不断增加的人口

公元1世纪全球人口已达2.5亿

整片的人类建筑在地表不断出现

构成小村庄

(中国云南罗平的村庄,田地中种植的是大片的油菜花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
小村庄再演变为庞然大物

城市

(法国巴黎,12条大道从凯旋门广场辐射延伸出去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城市同样践行着人类的秩序

贫贱之人居住在密不透风的贫民窟

(印度德里密集的贫民窟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富贵之家每栋房子前都有一个大院子

形似花团锦簇

(丹麦哥本哈根郊区的居住区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为了维持秩序

国家机器与宗教两大力量强势运行

法律、警察、监狱

可以把魔鬼变成羔羊

(佛罗伦萨重刑监狱,位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弗里蒙特县,关押着美国臭名昭著的罪犯,四周铁丝网围栏高达3.7米,激光防护、压力垫及军犬一应俱全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各种宗教、道德、文化

又让羔羊变得沉默

(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,天主教最宏大的教堂之一,始建于1506年,于1626年竣工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超级国家的面积可达上千万平方千米

人口数亿

可以调动巨大的人力、财富

开挖运河、筑造宫殿、修建长城

(北京紫禁城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宗教的信众更加庞大

对人力、财富的调动能力可与国家比肩

地表上最宏大的人类工程

几乎都由这两大力量完成

(柬埔寨的寺庙建筑群吴哥窟,建于公元12世纪,占地82万平方米,护城河和森林环绕着庙宇中心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它们也都有能力发起破坏性最大的行为

战争

所谓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

从肉体上消灭敌人使人着迷

无论基督教与新教之间的战争

还是十字军东征

或者中华大地上无数次的王朝更迭

繁华城市瞬间变为瓦砾

难民像非洲动物一样被迫迁徙

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

(肯尼亚北部的达达布难民营,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大的难民营,容纳了约40万难民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
整体上而言

上述历史时期的人造地表面积并不算大

整个地球陆地面积1.55亿平方千米

到了公元1400年

所有人造地表也才1100万平方千米

约占全球陆地面积的7%

但人类加速增长的欲望会彻底改变这一占比



加速


500年前

科学开始成为人类手上最重要的工具

之前的人类会将解释不了的现象归于上帝

科学家却把探索未知世界当成乐趣

正是在探索过程中

新的事物不断被发明创造

数量超过之前250万年人类史的总和


1830年

全球第一条商业铁路在英国启用

如今世界铁路总里程高达150万千米

可以绕行赤道近40圈

(北京南站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公路里程6500万千米

相当于从地球铺设到火星

(济南二环西路立交,摄影师@赵欣)


日均航班数量约10万架次

同时在地球大气层中飞行的飞机

超过1.1万架

(美国达拉斯-沃思堡国际机场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医疗卫生方面的新成就

大大降低了死亡率

人类像兔子一样繁殖

却不会像苍蝇一样死亡

人口加速增长

城市扩张为超级城市

地表大规模硬化

与自然界的隔离愈加明显

(纽约中央公园及周围建筑群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堆满集装箱的超级港口

装载了人类历史上最强烈的物质欲望

(鹿特丹港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甚至填平海洋造出陆地

(马来西亚的一处水上别墅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异地调水、海水淡化

让沙漠上也建立了人类城市

(阿布扎比的别墅群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要满足这些加速增长的欲望

必须拥有足够的矿产、能源

所以人类拦蓄河流

制造出大型水电站

(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,大坝高286米,是世界上第四高的大坝,发电量比一架航天飞机发射时的功率还多20%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挖掘出大大小小的矿坑、矿洞

(位于尼日尔的阿尔利特铀矿,主要供应法国的核电及核武器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将钻井平台放到未经污染的北极

(俄罗斯普里拉兹洛姆诺耶石油钻井平台,世界上第一个位于北极圈内的钻井平台,一直受到环保主义者们的强烈谴责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让黑色的煤炭堆满码头

(秦皇岛市的煤炭码头,是中国最大的煤炭运输站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将沙漠中卤水晒干提取钾盐

(美国犹他州的钾肥蒸发池,地下的卤水被抽取到地面巨大的太阳池中晾晒,为缩短水分蒸发和钾盐结晶的时间,特意将水染成了深蓝色,以吸收更多的阳光和热量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只有环保能源的出现稍稍令人欣慰

例如太阳能

(西班牙Gemasolar太阳能发电厂安装着2650个日光反射镜,它们聚集太阳热能加热盛放在140米高的中心塔中的熔盐,熔盐从塔顶循环流到储存罐中,产生蒸汽并发电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风能

(米德尔格伦登风力发电厂,位于距丹麦哥本哈根市中心3.5千米的海面上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当大量的产品被制造出来

也代表着大量的垃圾随之产生

并成为地表上极为壮观的景象之一

(韩国一处垃圾填埋场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连报废的飞机都密布地面

(美国戴维斯-蒙森空军基地的飞机墓地,图片源自@Benjamin Grant)


垃圾、污染还造成个别物种非正常爆发

海洋为之变色

(污染造成的波罗的海蓝藻大爆发,图片源自@NASA)


地表曾经是青山绿水

如今已经是钢筋、水泥、塑料包围的硬壳

人类的确是地表最强

没有之一

但是

警钟也已敲响

毕竟这个星球上

从来没有一个物种是安全的



主要参考文献:

尤瓦尔·赫拉利《人类简史》

安东尼·彭纳《人类的足迹:一部地球环境的历史》

唐纳德·休斯《世界环境史:人类在地球生命中的角色转变》




文章来源:世界遗产地理公众号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     
图片来源:网络   
声明:版权问题,投稿,商务合作请联系:hr@todayfocus.cn

分享到:

热门评论
hits counter